槐天子

雪向那温厚的白穹归去了。

【太芥·百物语】(四十三)八尾一生

太芥百物语一八尾一生

【狐妖宰×狼妖芥】
【最近日本的化物和生成妖写太多了,有点儿反……于是稍微尝试了中国的妖,希望大家喜欢】

八尾的红狐在林中捡到了幼狼。

狼嘤嘤地呜咽着蜷缩成一团,血从腹部泉水般涌出,把青灰皮毛染成了牡丹似的红。
是刀痕。人类伤的它。

狐轻轻拍了下狼,刚才还汩汩流血的伤立刻痊愈了。
狼冷不丁跳起来,直直盯着狐不说话。只有狐自己知道刚刚那术销去了它七十年的修为,也只有它自己知道这样慷慨的救助值得与否。
狐把被人类所伤的幼狼带回了藏身的岩洞,抚养它长大。

十几年间,狐总能在它不设防时扑过去咬它的脖子,也总能在它生病时捉山鸡给它补气;狐总能把它扔进捕兽网后作壁上观,也总能在寒冬把它卷进尾巴里为它御寒。

在狐的指引下,狼儿很快地便悟了修行之道。修为能化作幼童的当天,它径自去杀了那曾伤它的猎户。

狐看了它的杰作,眯起眼,单说一句:“此真乃无鞘之清霜*。”
【*注:清霜指绝世宝剑。】

不久狐消失了。

狼儿的嗥声惊遍了林中的鸟,它的恩师却仍是不肯出现。

狼儿于是浪迹天涯,四处探听恩师音讯。待它已成可独当一面的强大孤狼时,依然无果。

只剩它无论如何不愿去的那处了——红尘之境。

狐恋红尘。对不懂得收起獠牙的孤狼来说,这曾伤了它的腻味香气却暗含利刃。

狼化人形,被道士重伤。它奄奄一息地蜷缩成一团,青灰皮毛被染了牡丹似的红。
“杀了我吧。”孤狼闭上眼睛。

再醒来时,毫发无伤的狼只见血液泉水般涌出,却竟是那道士的。
只有狐自己知道,它方才为了救回它的狼儿销去了已近结束的第九尾的修行,也只有它自己知道这样慷慨的救助值得与否。却不知,与人类的接触,是否能使这绝世的宝剑上鞘?

狼却不知这些,它只觉死过一次后,恩师的气味近了。
狼于是更加疯狂而不惜命地四处寻找狐的踪迹,全然不知狐正在离它最近的地方。

狼受了伤,狐便使它愈;狼遇了劫,狐便助它渡。为了这愚鲁莽撞的狼儿,狐大概几尾的修行都舍得吧。

终有一日,狼儿受了比初遇狐时更重的伤,只剩一尾的狐却无力救它了。若没了最后这一尾修行,狐便会烟消云散。
狐不停绕着浑身开满盛世牡丹的它的狼儿转圈;狐不停地舔狼儿全身血肉模糊的伤口;狐一声一声低低唤着狼儿,它却没能再睁开眼、看一看它寻了半生的恩师。
单尾的狐趴在狼儿身边,不知是在回忆与它的往昔还是想陪它走完最后一程。

概是老天也看不过这凄别情形,噼噼啪啪倾下涛涛江水般的一场大雨,霎时间天地间一切声音都被掩盖了。

狐想以这一尾为狼儿遮些风雨,却如何也遮挡不住。“若仍有八尾的话……”这念头产生的一瞬,狐愣住了。若早知它注定为无鞘之宝剑,是否一切都会不同?

狐在这豆大砸下的雨中勉强站定,最后一次凝视着它的狼儿——不再可以称它作狼儿了,它已是可独当一面的孤狼——狐闭上眼,尾尖轻轻扫过孤狼的面颊……

雨过天晴。连一尾也再无的狐,化为了不散的恼人红尘,纷扬扬落了孤狼一身,狼身上的盛世牡丹便很快谢了。

孤狼起身,感到与恩师的距离从未如此接近过——再不久一定便可相见了。这样想着,孤狼再次向那香气恼人的红尘世间走去。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