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天子

雪向那温厚的白穹归去了。

【太芥·百物语】(三十一)人面芭蕉

(人面芭蕉:由芭蕉问僧人“无情草木可否成佛”的故事衍生而出的妖怪。)

我大概是一株芭蕉或一只妖物罢,总归逃不出普通之物的范畴。

我的主人——有人叫他青花鱼,不过叫太宰先生的更多,我也就一直叫他太宰先生了——却完全不能说普通。

别问为什么,至少普通人肯定不会责怪我不够高不能让他吊死在枝干上……

但除去这些缺点,他的博学也很不普通。

从我有意识起,他对我的存在就毫不惊讶,因此我总向他请教许多事。太宰先生可以轻松回答每一个使我困扰许久的问题,甚至他随口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是隔夜精心想出来、要用在演讲中的。

但唯有一个问题,他从不给我答案。

"无情草木可否成佛?",

我只是想确认一下自己的命运而已,但他总是转移话题。

"你可不是无情草木。"

"怎么会呢,太宰先生。我还不清楚自己吗?"我每次都这么反驳他,这时他就又会扭头去看桌上那黑白的照片(大概是谁的遗照,但我不确定。只是上面那个年轻男性有着少见的白色发尾),然后露出甚于哭泣的悲伤神情,对我说:"你是我最后的爱和怀念。"

这并不是答案,所以有时我会继续追问他。

只有那一次,他最后给我拿来了一片叫镜子的东西,让我看它的里面。我看到了一张绿色的、轮廓和黑白照片上那人一样的脸,脸和植物叶片之类的东西连在一起,想想应该是我(这""镜子"竟能让人看到自己吗?)。

"这有什么含义吗,太宰先生?"我问他。

他摇摇头不再说话——此后,对于成佛的问题,他一句话也不回答我了。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