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天子

雪向那温厚的白穹归去了。

【太芥·百物语】(二十一)姑获鸟

(二十一)姑获鸟

【太宰第一人称视角,黑时,让我们假装14岁的芥是个小天然呆(๑•ั็ω•็ั๑)】

芥川银昨天消失了。

我出动了自己能调动的全部力量去搜索也没有找到她,而向首领申请展开大范围搜索并未得到许可。

这件事非常可疑。没有任何组织或个人出面对此发表声明,但是对于刚刚进入黑手党不到半年、还没杀过人的小女孩也没有寻仇的可能,想不到任何她被带走或杀害的理由,这孩子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芥川龙之介更是非常着急,于是我放了他三天假去以自己的方式找到妹妹。
这孩子在独自搜索的第二天晚上突然跑到我的办公室,敲了两下门就推开了。
“太宰先生,这是银之前送到洗衣店的衣服,店里的人说这两点血迹怎么也洗不掉,不知道能不能当做线索……”

我接过衣服看看,和平时缝衣服不小心扎伤手流出的血没有区别,但是作为一天前就滴在这里的血迹来说,太新了。
我自己也没有头绪,只好跟他说了些蛞蝓都会的废话。
“先送去让人检验一下是谁的血迹,尽快。但是别想着依赖这个,等检测结果出来说不定已经晚了。”

龙之介点点头,拿着衣服跑掉了。

……
这臭小子,连门都没给我关上!等这件事结束之后绝对要好好教导他一番……

我自己走过去准备关门,偶然地看到龙之介衣角有一块相似的暗红色。

“芥川,回来。”
龙之介有些疑惑,但还是乖乖跑回来了。
“你检查过自己的衣物吗?”
他疑惑地摇摇头。
“啧,现在检查。”
他很听话地脱了外套,正反两面检查过之后又低头看了看白衬衫,看到和银的衣服上几乎形状都一样的血迹时,这孩子的脸色一下变得煞白。

“这是……什么记号吗……”

“大概吧,这几天好好保护自己,无能的小家伙。说起来……是时候给你配一个通讯设备了。”我回房间找出一部带了定位的空号机扔给他,然后把这小笨蛋打发走了。

————————————————————————

银失踪后一周,龙之介果然也失踪了。

但所幸给他的手机GPS还开着,也的确在他身边,我很快就找到了他——在市郊,“姑获鸟”的巢穴中。

说来也讽刺,这在日本流传许久的恶妖真的存在,而却没有抚养小孩的夏获鸟,简直完全符合我“不相信神的恩惠却相信神的罚”的想法。

搜查队发现的时候,这孩子一丝不挂地缩在洞穴的一个石块构成的夹缝深处,那个半身流血的女妖正拿着似乎是腐烂的肉的东西想喂给他,一边说些“拜托吃了它吧,我不想让你也活不过这周”之类的疯话——吃了才会连一天都活不过吧。

这姑获鸟说是妖怪,其实同活人一样脆弱,几枪下去就不动了。

我走到龙之介躲藏的缝隙外面把他拉出来之后(我不得不再一次给他披上我的外套),问他找到银了吗,他指了指洞穴深处一大团黑乎乎的什么(其间隐约能辨认出几具不同年龄段孩子的尸体),我也不再问,带着他离开了。

这时那还没断气的姑获鸟又一把抓住了龙之介脚踝,凄厉地尖声喊着“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别想带走他!”

搜查队的人又给她补了几枪,总算安静下来了。

“走吧。”我拽了龙之介一下,催促他离开这个令人作呕的地方。

龙之介迟疑了一下,小跑着跟了上来。
“妈妈……?”他有些疑惑地最后一次回头看了那散发出恶臭的洞穴。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