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天子

雪向那温厚的白穹归去了。

【太芥·百物语】(十七)七日返魂

(十七)七日返魂

 

【有朋友说在下一直都在把太宰写死,所以这次在下也要把太宰写死[不是你这逻辑]】

【一直被说“在写文言文”,所以在下准备认真的开始写现代文了!(bushi)然而这次写个头七都没躲过做了好多注释的命运……】

【这次赶的很渣,希望大家别打我……】

 

 

芥川以把人盯出两个洞的架势直直看着太宰,半晌才收起黑兽,退两步让开门:“有事的话请进来说吧,太宰先生,外面冷。”

“嗯,虽然我现在已经没有感官了,但是基本的礼数还是要有的,对吧芥川?”太宰也不客气,大大方方地鞋都没脱直接进了客厅,一边往里面走一边还不停对客厅格局进行评价。

“小野小町的俳句?品味还不错嘛,是谁的摹本?看起来像断肠亭的,书法一点也不高明……整体装潢倒说得过去,另外几处避难所也这么布置的?”

(小野小町:日本女诗人,代表俳句“吊桶之水浇牵牛”。俳句:日本特有的一种诗的形式,是目前世界上最短的诗体。断肠亭:永井荷风别号断肠亭主人。避难所:黑手党总会有多处住所,以防止被跟踪等,这里的“避难所”一称只是太宰的玩笑话,还请不要当真。)

芥川在后面一愣一愣的,上一个问题还来不及回答、老师就要提出下一个问题,他说话过脑子的速度都跟不上。

“这个沙发摆放也不错,有突然袭击可以在后面躲一阵。”太宰说着拍拍沙发然后在上面躺下了。

 

芥川也不语,就任老师这么躺着,时钟滴滴答答从一点转到了一点半,太宰才慢悠悠支起个上身。

“芥川,知道我为什么会来吗?”

 

芥川摇摇头,“在下不知。”

 

“我啊,上周的这一天死掉了哦,虽然不是自杀但也不错。你不应该不知道,是森欧外的大清扫,我也终于被清扫掉啦。”

 

芥川知道这次清扫一一当时他正被首领指派出去追杀一个小组织一一但是他不知道这和太宰先生在返魂夜出现在他家门前有什么关联。

 

太宰停顿了一会,见芥川没反应又换个姿势盘起腿继续说,“其实啊,虽然死掉了是有点可惜,但是我对世界也没有多少留恋啦一一或者说死后世界才有我牵挂的一方一一唯一不叫人省心的就是芥川你。

“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走,说白了就是完成执念成佛去,好吧?”

 

这次芥川又点点头刚想回话,太宰却没给他机会自顾自说了下去。

“好好活下去,芥川。记得你的体质比一般人要差,能照顾好自己吗?”

芥川点点头,看着老师。

 

太宰也咧嘴笑开往沙发背上一仰,等了一会什么也没发生,迷迷糊糊又坐直看了眼对面墙上的时钟。

“这个执念果然不行吗?”

 

“什么?”芥川有些迷茫。

 

“执念就是执念啊,头七完成执念就可以成佛,错过时间的话,运气好一点会变成幽灵无法转生……但是我这种十恶不赦的人,恐怕就要被抓去下地狱了。”太宰说着又看了看时钟。

 

“最晚凌晨两点。”

 

等了几秒,芥川还是没反应。太宰有些不耐烦地砸了下嘴,“喂,芥川,你已经很强了。以后,按照自己的路走下去吧。”

 

芥川又点点头回答“是”。

时钟又稳稳当当走过五分钟,离凌晨二时越来越近。

 

太宰阴着脸,拿食指敲着茶几,看得出这演技出众的人此刻也焦虑得不行。

 

“芥川君,好好照顾小银。别恨敦君,他是个好孩子。

 

“那个叫樋口的女士,好好对她吧。

 

“你矮子前辈以后就拜托你照顾了。

 

“好好吃饭,水果也要吃,但不是叫你只吃无花果。

 

 

简直已经是没有套路地把所有可能的不可能的执念都说出来了。

太宰啧了一声,死盯着那兢兢业业的时钟。

 

只剩不到十分钟。

太宰认输般地叹口气,站起身环视客厅一圈然后清清嗓子:

 

“芥川君,接下来这句话虽然我本意并不想说出来,但是还请你好好听着。

 

 

 

“我爱你,所以拜托别忘了我。”

 

 

芥川一惊,刚想上前说些什么,沙发前却空荡荡什么也没有了。

 

评论(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