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天子

雪向那温厚的白穹归去了。

【太芥·百物语】(九)小袖手

(九)小袖手

【架空日本古代,对古时皇家礼节并不了解的产物】

【芥川性转】

【小袖手:传说因女人对华美衣服的眷恋而生出的妖怪】

说到小袖手,有人说是在路边劝诱人让她为人梳头,然后趁机割下人的头颅的可怕女妖,也有说是女人对华美衣服的眷恋而生、怨灵一样的妖怪。但这些都只是巷陌传说罢了,在下今日要讲的,是不久前真实发生在京城的故事。

芥川家末代家主道章鹤游后,原先权倾朝野的芥川家很快便衰败下,不久家族最后的两位小姐就被一名姓太宰的华族接去了。【华族:日本旧时贵族体制,二十世纪初废除。】

据说芥川家族的女子个个都是倾城的美人,虽然在下并未亲眼见过,但即使只是传闻,也足以成为太宰氏照顾两位小姐的理由——那时的这位太宰氏正是摄政太政左大臣,养两个女孩儿不在话下。

太宰氏很疼爱二小姐银,对大小姐龙之介却常恶言相向。就连学习的内容上,龙之介小姐也比银小姐多上、难上许多倍;平日里太宰氏也常训斥甚至打骂龙之介小姐。

女侍们认为太宰氏是对龙之介小姐抱有某种微妙的憎恨,也都曾私下劝过她有些自己的想法,不想反而被她怒喝着赶走了,久之也没人敢再去劝。

而直到某日太宰氏拿着已写好的尺码要裁缝做了件白无垢,在一闲置隔间架起来、多次指着它对龙之介小姐说:"你怎生努力,怕也配不上这白无垢罢!",众人方醒悟了,原来太宰氏是想娶龙之介小姐的。

"我原害怕一切美好总会弃我远去,幸而神明竟赐了我这位不会背叛的女子。"据说太宰氏与好友织田氏饮酒畅谈时这样提起过小姐。

友人抿口酒,轻笑道:"那可好,只是你别弄丢了她。"

太宰氏不语,摇头傻笑了起来。

可惜虽友人提醒在前,神明赐予的这位小姐丢却仍丢了。

当年红叶狩【红叶狩:赏枫大会】上,刚即位的年轻天皇对龙之介小姐一见倾心,问了她姓名芳龄,不顾太宰家臣解释,求走了龙之介小姐的发梳。隔日更是亲自送来了把镶金檀木为骨、蓝底墨梅德仓绸为面的折扇。【日本古代通常以折扇、梳子、手帕等做定情信物】

龙之介小姐答赠了一诗,又要女侍把扇子送回去,却被太宰拦下。

"怎么,你要让天皇颜面尽失吗?"太宰氏笑着抄起缎扇拍了下龙之介小姐指挥女侍那手,四周的空气似乎都在此凝固了。

一旁的女侍们吓得别过脸假装没看到;龙之介小姐只是咬着牙垂下手,不再说话。

众人心里也明镜,龙之介小姐恐要做王后了,概是太宰氏为自己加官进爵把她献给了天皇。

那之后,两人关系更加不和,太宰氏打骂龙之介小姐的次数也随着天皇微服造访的次数而日渐增多。

据说,小姐终于不再拒绝天皇,是因为提出要与太宰氏私奔、结果被绝食幽禁在房中七日。

天皇亲自来接龙之介小姐入宫那天,太宰氏正微服在奥州游历。半月后他终于回京,刚一进家门,几位看见他的女侍就都哭哭啼啼地跑过来诉说龙之介小姐的死讯。

天皇来接小姐前那天深夜,女侍们好容易整理完龙之介小姐要带走的物品,已是累极,便都直接睡下了。当晚无人听到龙之介小姐从房间走到放了白无垢那隔间的声音,第二天早上发现她穿着太宰氏先前定做的白无垢吊在隔间梁上时,一切都已迟了。

事出匆忙,几位女侍也想不出办法,只好壮着胆给小姐换上平日的衣服、送回房间等天皇前来。

天皇也未为难她们,抱着小姐哭过一场就命人带她回宫中做法事了。

太宰氏听过,召集家中全部侍从们说:"天皇定会对我怀恨在心,你们若不想遭株连——随意带走这府中什么也好——另寻新主吧。"

仆役们很快散了大半,太宰氏也不过问。

中阴之时,小姐多次借用女侍的身体回来,请求太宰氏为她在内裙带做结。

天皇已将小姐尸身厚葬了,再去找到当然是不可能的事,因此太宰氏未曾答应。

【中阴:佛家用语。人死后七七四十九天之内,投生何处尚未决定,仍在人间徘徊,叫做中阴,又称中有。内裙带做结:《源氏物语》中当时风俗,男女离别时,相约再会之前各不爱上别人,女的在内裙带,男的在兜裆布带上打个结,表示立誓】

小姐中阴最后一天深夜,一位留下的女侍熬夜做着平日决计不会做的杂活,偶然听得某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疑有小偷,便循着声音走到了隔间前。一想这隔间除白无垢外空无一物,恐是小姐回来了、要传达些什么。

而拉开纸襖一看:只是白无垢空荡荡垂着的袖中凭空长出了两只手。【纸襖:日式纸拉门】

女侍也顾不上深夜主人已睡,跑去叫醒了太宰氏。

太宰氏和她去看了那白无垢,笑道:"并非怪事,小袖手耳。概是龙之介对它执念太深重了——来,我们把这衣服给她烧过去吧。"

故事至此也就结束了。太宰氏是否真的将白无垢烧给了龙之介小姐、甚至是否真的一直爱恋着这位小姐,向在下提供故事的那位女士并未透露,在下也不得而知。

评论(10)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