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天子

雪向那温厚的白穹归去了。

【约独】频率

(只是个没有CP向的谱曲家日常)

刚刚脚踏实地的回到了喧嚷的涩谷街头,音操就两手捶地颤抖着大哭了起来。

不是为死而复生,只是为好容易才结交的密友的背叛。

"约修亚,我绝不原谅你这家伙!"扔掉耳机时他也曾这样说。

如此看来,他对这位任性的谱曲家,就算不说恨之入骨也差不多了。

因此,当他在八公像前见到那张属于有西方血统的十六岁少年的灿烂笑脸时,脑内第一个想法就是:"狠狠给他一拳!"

还好他遏制住了自身的冲动,绕过那货继续往前走。

虽然惹不起,躲还是躲得起的。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但是该来的他还真躲不起。

"音操君——"被用恶心的语调呼唤的音操感到背后一阵发毛。尤其想到可能会再次被卷入什么麻烦的事件,干脆假装听不到,一溜烟跑掉了。

"好伤人啊。"看着快速消失的背影,约修亚一脸无辜地撇撇嘴。

在原地又站了几秒,想来音操也已走远,正是未成年的谱曲家大人百无聊赖地一边看着早已记熟于心的涩谷景色,一边到八公像旁的便利店买了一小罐啤酒,回来坐到八公像身后的花坛上坐下喝了起来。

突然,约修亚的后背被人用力拍了一下,然后就听得某大叔粗犷的笑声,"行了吧你,才多大就喝酒啊一一还是黑啤!你这是想让我背你回涩谷川?!"被狠狠呛了一口酒的谱曲家捂着嘴咳嗽了起来。

好容易稳下气息,约修亚看着拿了两杯冰镇汽水的墨镜男子,轻叹了一声。

"羽,连你也笑我。"

羽柏不自然地咳了两声,"等你能把频率调回UG就好啦。"

约修亚不再说话,只是盯着黑啤的商标看。

羽柏其实知道,谱曲家的频率并无问题——贪心的小男孩,和朋友度过了普通人般的七日之后,再也静不下心了而已。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