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天子

雪向那温厚的白穹归去了。

【敦芥】三月一日

(活在太宰先生双引号中的虎敦儿。)

(憋说话,这真的是敦芥不是太芥。)

(傻白甜。。大概?)

(OOC瞩目)


今天太宰先生举办婚礼。

这是芥川一夜未眠、起床后想到的第一件事。

他早先就调查到了太宰先生婚礼的详情——或者说太宰先生本也无意隐瞒。

两人专为这一天而订制的西装和婚纱、地处郊区的漂亮新居、太宰先生亲自精心设计的婚宴,无一不表露出夫妻关系的美满。

……

刚好四时三十分。芥川出门前最后确认了一下,没有遗漏事项。


今天也要提前上班。


太宰先生的婚礼什么的,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


————(我是上班时间到下班时间的分割线)————


终于打点好一切下班的芥川今天选了条绕很远的回家路线。

因为走这边可以看到太宰先生的婚宴。


"啊!因为过于幸福,心脏停跳而死似乎也不错,唯一的遗憾就是我已经不爱好自杀了。"

"真是奇怪的玩笑啊,治。"新娘被太宰先生逗得不停发笑。

"(嘈杂)"


一定是幸福的场面吧。

在不远处旁听的无心之犬这样想着。

此时的太宰先生浑身都是破绽,但同时也仍是无懈可击的。很遗憾,此时进行挑战也将毫无结果,还会毁掉太宰先生的婚礼。


原本只是想来看看老师的芥川,最后可怜兮兮地在礼堂外大街上站了好几个小时——为了看节目。

"太宰先生的婚礼不出意外的话只有这一次,所以在下不想错过太宰先生亲自准备的节目。等他们开始吃饭在下就走。"芥川这么告诉自己。

反正他有不会被发现的自信。


"芥川,在看什么呢?"冷不防被人拍了下肩膀,一回头竟看到了太宰先生。

"您?!"芥川吃了一惊,半晌才想起侦探社有个叫谷崎的老是这么玩。

被太宰先生发现了……不,既然有细雪,说不定其他人都发现了……芥川,陷入深度自我厌恶。

"安啦,反正早料到你会来。"太宰说着拍拍芥川的头。

"明天开始,你们就不会再见到我了,横滨的各种异能集团都与我无关了——所以我也没有必要继续吊着你了,芥川。"


芥川猜道他要说什么了,但那句话好容易到了他耳边,他却不再想听,因为听完这句话他就再也见不到太宰老师了。


"你已经很强大了,芥川,你已经有资格站到上层然后向下搭一条蛛丝了,所以,以你自己的方式好好活下去吧。"

太宰最后又在他头上揉了两把,一边嘟囔着"手感还不错"一边就要往回走。


"对了,芥川。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在今天举办婚礼吗?"

芥川摇头。

"其实结婚的日期对我来说没什么意义,我就是想看看你今天会准时回家还是仍然加班然后来看我的婚礼——你果然来了,只好由我代为通知了。


"敦君不知道你的上下班时间,从早上五点就抱着生日礼物在你家门口堵着了——为了当面祝你生日快乐呦。"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