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天子

雪向那温厚的白穹归去了。

【太芥】贫民窟的雏妓(三)

(三)

"这、这就是大城市的商店街吗!真厉害!啊……!那边那个喷水的东西,是给人喝的吗?"

第一次上街的聪君异常兴奋地说个不停。

"不,那个叫喷泉的东西是做观赏用的,而且那个水里有除藻剂,不能喝。还有,是商业街不是商店街,聪君。"我耐心地给他解释。

女孩子们睁大眼睛四处看着,隼人君下车前就睡着了,现在正在司机先生怀里。

"隼人就麻烦您了。"小龙之介拉着小弥佳这样向他道谢,而司机先生一一刚刚已经知道他叫做平野谦*了一一非常开心地大笑着说"不,反而感谢你们,让我现在还能抱一次小孩!"(*注:与太宰治同一时期的文学家。)

我解释道,"平野先生这个年纪的人,孩子都差不多上高中了。"

平野先生停止大笑,点点头表示同意,"差不多,是该上高中了一一啊,那边那家童装店还在呢,我小女儿以前就很喜欢它家的衣服。""那去看看吧。"我两手分别扶着小弥佳和小银的肩膀,带着孩子们去了平野先生点名的店铺。

店门口一大串英语的品牌名我没有记住,但店里的服装真没什么好看的一一虽说即使只是这样,聪君还是瞪着眼睛大声发出了感叹。

"真帅……"一眼没见,他已经两眼放光地蹲在右后方展示架上 画着骷髅形状机械的黑T恤前了。果然男孩都应该喜欢这种东西?想起自己被父亲所不齿的、只与书为友的童年,我在心里小小地感叹了一下。

平野先生和我打了声招呼,带着小弥佳和隼人君去一边选衣服了;聪君已经认准那件衬衫了;我只要照顾小龙之介姐妹就好了——可是她俩坐在椅子上,就是不挪窝!!

"我记得很小的时候有过那种带花纹的裙子,没有拉链,用丝带绑起来,每件上面都有个一样的图案的!"小银一边说一边比划着跟我说了半天。

我大概弄明白了,她的意思应该是想要一件首领不停往爱丽丝身上套的那种……叫洋裙吧?她想要那种裙子,小龙之介应该也是。(后来我才知道该叫做洋装)

这两个孩子品味真是高呢。大概是哪家的宝贝千金,被拐到贫民窟来的吧。

被抛弃的、有钱人家的孩子……真是让人感到亲切的身份。*(*注:《人间失格》中大庭叶藏生在富贵家庭,却几乎被断绝了与家人的血缘关系。)

这样想着,心里就升起了"无论如何也要帮这两个孩子过一天和从前一样的日子"的想法。

没多久,平野先生就带领着穿水手服的小弥佳和面包超人隼人君回来找我们了。

"二位小姐看不上这儿的小衣服啊?"我向平野先生解释了一下情况之后,他乐呵呵地开起了两个女孩的玩笑。

一旁的美女店员走了过来:"打扰了。如果您们想看洋装的话,本栋大厦顶层有家高端订制店。大概由这边的观光梯向上再右转一直走就是,通常有少量各种尺码现货。"

"非常感谢您!如果不是因为今天难得带孩子们来玩,我一定会请求用您的纤纤玉手勒死我的。"我开心地掏出一张名片直接塞进店员小姐手里,没在乎她被吓到了的样子,"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想殉情了的话请随时找我!"

———————————

""""

几小时后,为二人精挑细选的高端洋装结完帐的我有些心惊地看了看钱包。

洋装这种东西的价格……不可小视!

"啊,小猫。"龙之介走着突然蹲到花坛边,伸手去逗其下那只脏兮兮又瘦得皮包骨的杂毛猫。她一边使它追着她的手转圈,一边皱起眉"喵、喵"地努力模仿它的叫声。

我笑着看她和猫咪认真沟通的架势,"你们语言不通的啦。"

龙之介头也不抬,"但是它一定饿了,我想至少先让它跟着我,找一个有食物的地方。"

看着仍然面无表情的女孩,我似乎突然明白了首领喜爱幼女的原因——如果身边没有能洗涤其内心的黑暗的纯洁灵魂,行走在俗世污秽中的人,早晚会变成良知泯灭的刽子手。

"龙之介,"我也在她身边蹲下,轻声说:"我们可以拜托宠物收容所照顾它,让它以后都能吃得饱饱的、有朋友和皮球与它做游戏、在暖乎乎的棉垫上睡觉。""像孤儿院一样的地方?"她这样问。

她自揭伤疤的提问让我吃了一惊,毕竟这个话题对不知父母是谁的贫民窟孤儿来说是很敏感的。

"嗯,是这样。"我只能这么回答。

龙之介仍然板着脸,回头向流浪猫伸出一只手,"走吧,喵。"

我赶紧一手捏着猫脖子揪起它(如果不是龙之介看着,这种流浪猫我真是恨不得扔出去!):"你新买的衣服,别弄脏了,我带着它吧。"

"小聪你看,这就叫绅士风度。"平野先生离着远远的,一本正经地和聪君说着。"哦、哦……"不要只负责解说啊平野先生!要不是龙之介看着,我就让你来拎它了……

"它大概不缺少生存的意义吧?"龙之介小声自言自语了一句,但当时的我们都没有在意。

—————————————

送走流浪猫之后,我和平野先生领着孩子们在市中心玩了整天。等孩子们玩累了,大家一起去吃了晚饭,准备返程。

"这一天感觉真像做梦,要是能一直做下去就好了。"聪君恋恋不舍地贴着观光梯向下看。

"等我有时间再说吧,聪君。"我带了一天小孩,正处于筋疲力尽的状态,就随便回应了他一句。

"诶,以后还?嗯嗯好啊太宰先生!"聪君眼里闪着星星,小 鸡叨米似的点头。

"你们还有的是时间呢,年轻人,不用急一一话说,跟我学下开车吗?以后找女朋友用得上。"平野先生发出爽朗的笑声,一手搭着聪君的肩膀和他并排走,另一只手还抱着熟睡的隼人君。

总觉得今天平野先生好象有用不尽的活力似的,真让人羡慕。

到了停车场,平野先生又先带着聪君走了。弥佳说有些累,我就带着女孩子们在原地一边谈天一边等车子开过来。

我和孩子们为宠物收容所里兔子的个数争论不已时,耳边毫无预兆地响起了爆炸的巨响,孩子们惊慌地尖叫了起来,而早已熟悉这种声音的我立刻护着孩子们退回了大门内一一原先干净漂亮的玻璃大门,现在已经被炸得只剩走形的框架了。

"等一下我数三、二、一,大家手拉着手往停车位跑,好吗?"我盯着已经停止运转的扶梯,计算着敌方的目的和计划。

身后果然渐渐传来整齐的脚步声,而爆炸的浓烟使我无法了解外面的状况,现在出去恐怕也很危险。

脚步声渐渐逼近,听起来像是全副武装的精良部队,如果让这群人追到孩子们……只能期待平野先生保护孩子们了。

"来不及了!"我大喊"三二一——!跑!!"

龙之介抽出被银握住的手;刚身体前倾的银看着姐姐,停在了原地;弥佳向前走了两步,见两人都还站着,也停下了。

"愣着干什么?银,带着弥佳快跑。"小龙之介催促着。

小银犹豫了一下,拉起弥佳跑开了。

两个女孩跑过转角时,敌人已经站到停止运作的手扶梯上方了。

敌方目前共八人,全副武装,看样子是职业雇佣兵团。他们正瞄准着我们,谨慎而迅速地踏着扶梯向下。

"对我家人出手的家伙……去死吧。太宰,你看着就好。"小龙之介扔下这句话,从容不迫地向对准我们(现在只对准她一个了!)的枪口走去。

敌方八支枪械一齐发出上膛的声音,而龙之介不为所动。

她把两手抬高指向最近的两人的颈部,在其还没反应过来时干脆利落地发动能力。

两人倒下。

未沾滴血的流刃漆黑地吞吐着杀气。

"这就是所谓的佣兵?"龙之介看着向后逃跑的小兵们,轻笑了一声。

"回去找他们。"龙之介转身离开,顺便把之前没收的手枪朝我扔了回来。

真贴心啊。这么感叹着,我也跟了上去。

善良的富家千金、被抛弃的堕落女孩、无心的狂犬。龙之介啊,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呢?

"太宰先生,您来了。"平野先生有些抱歉地低下头。这边的战斗看来已经结束了,但四周一片狼藉的景象真是叫人惨不忍睹,"后排的座位在敌方扫射中坏了一部分,是我的疏忽。但还好敌人只在距此较远处安放了远少于一般汽车炸弹的炸弹量,孩子们平安无事。敌方八人全部击毙,未能留下俘虏。我认为其目标并非致我们于死地,但目前尚无法得知其所属势力。"

我摆摆手,蹲下身检察那几具尸体,"不是你的错。不过你用枪真是干脆利落啊,击击命中要害,战略分析也不错一一这不只是司机应该具备的能力吧?已经可以加入情报组织了啊。"

平野先生脸色一变,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把头埋得更低了。

我悄悄确认了一下手枪的位置。

所以说人生在世真的就是心累啊,带个孩子都不得安生。

评论(8)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