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天子

雪向那温厚的白穹归去了。

【太芥】镫口

(太宰:原是日本古时的官职名,当时被贬职的高官多会被贬至太宰府。)

(安倍晴明:日本著名阴阳师,活跃于平安中期,其事迹常被神话化。)

(镫口:马镫是骑马时踏脚的装置,可以说是与战士同生共死的伙伴。战士战死沙场后,他的马镫也会被丢弃,被遗弃的马镫会化成妖怪留在原地等着再也不会回来的主人,就像忠实的猎犬一样。)

世界上最短的咒是"名"。

驾驭式神得用咒,同样,驱使人也得用咒。

咒,和"名",和"金钱"是同样的道理,咒的本质取决于人——也就是说,在于被驱使者愿不愿意接受咒的束缚——*1

在下,安倍晴明。

今日登门并无它事,只是想请您听听我云游时的趣闻罢了。

……

不不,不是因您与我交情多深,只是我想对一个会把秘密带进棺材的人说些小秘密而已——请先别送客!我在诚恳的祝愿您自杀成功啊!

……

现在的愿望变成和美丽的女子殉情了吗,原来如此。

……

好了,继续讲我的故事吧。

那一日,我刚走上朱雀大道南端,便遇到一只河童从路边蹦出来,尖着嗓子喊:"晴明大人!安倍晴明大人!逢魔时将至,请不要继续前进了!罗生门下聚集着连当年弘法大师*2都无力降服的恶鬼,不管过路的是僧人还是妖怪都会被杀死。"

我平日就住在京都,却不曾听过这般传闻,于是只敷衍地对它微微一笑,说:"我的职责就是保护上至天子下至奴隶的人们,若放任鬼神作恶,又怎配被称为阴阳师呢。"

见那河童还想说话,我赶紧走开了。它是好心不假,但我实在不想听它扯着那刺耳的尖嗓说些不可信的话。

而后我又走了约有半个时辰,却仍未见罗生门,看来确是中了鬼或妖的幻术,我一下想起那河童的话。

若想破此幻术,倒也不难。我转身向与朱雀大道垂直的方向走,又过了半个时辰,一直向前的我又走回了朱雀大道,但一抬头,便看到"罗生门"的汉字了。

我念着咒穿过罗生门,所幸并未遇到罗生门鬼,也没有其它甚么索命的恶鬼。然而我刚认为可以放心前进了,却听得耳边响起少年男子的声音。

"您看起来是位强大的阴阳师。"

我回头看,却不见人影。

"杀死您的话,可以算作战绩吗?"

我心想这大概就是那河童所说的恶鬼,于是高声道:"我乃醍醐天皇下第一阴阳师安倍晴明,若你能做到,便来杀我吧!不过,你要显出本形与我决斗,这才算堂堂正正的战绩一道。"

那恶鬼便显出形来,竟是个清秀少年。他身着和服礼服,乌黑的短发到发梢渐渐变白。手臂纤细,看起来风一吹就要倒下,却又有种威风凛凛之感,说像浪人,却又不大像浪人。

"我还要赶路,快些开始吧!"我召出式神,少年也扔下了赤铜缘*3。

…………

不得不说,这少年的确了得。好容易施咒封锁了他的行动时,我也是遍体鳞伤了。

按理说,此时我应渡他成佛了,但我做不到——因为他并非恶鬼,而是那种名为镫口的妖怪。

您也知道吧,要渡妖成佛定要完成它的执念,而镫口……它们当做执念去等待的主人当然是死了,所以要渡它们是不可能的事。

一般镫口都是无害的,因此从来也没有人会想渡它们——所以说,这少年人化成的嗜血镫口太叫人伤脑筋了,想渡他也无法,又不能任由他继续在这儿试刀——更何况现在武士深夜试刀也不合法了。

……

扯远了,我们继续说那少年吧。

他直到被封印住了,仍不停挣扎,几次险些冲破我的咒。

直至天色渐亮、少年妖力大减时,我才能稳定地控制住他。

"少年,你是古时哪家的家臣吧。我曾见过其他武士死后成为镫口,想必你也是对主人忠诚不渝的。"

少年仍紧瞪着我,戒备之意思毫未减。

"芥川龙之介,太宰治家臣,柳河三百万石。"

"哎呀,年纪轻轻,俸禄却这么高吗。"我口上感叹着,心里却在想 真的有人会傻到把官职当做主人的姓氏啊。

"您既是当前时代第一的阴阳师,可知一全身缠着绷带的卷发男人?我不知我主现今是何模样、名姓……"

"芥川君,你不知自己化为镫口的原因?"

"我知道,但是他不会死。"少年坚定地说,"太宰大人不会死。"

"哎!这就是我说镫口很叫人伤脑筋的原因啊。"我惋惜地摇摇头。

"芥川君,若你无法接受现实,便不能成佛,但我也不能眼看着你在这里害人,只能彻底毁灭你,使你再也无法转生。"

少年死死瞪着我,眼中某种执念安静而漆黑地燃烧了起来。

事实上,芥川被封印身体后一直暗中使用着某种致命妖术,若被他得逞,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也难怪弘法大师没能降服这妖。

本着要保护人民的职责,我施法将这狡猾的恶鬼魂魄燃尽了。

……

您的脸色不太妙呢,没关系吗?

没事的话我继续讲了哦。

……

正巧太阳也在此时出来,照向我的四周——哪里还是朱雀大道?我认出这是当年森家伏击津岛部队的密林啊,竟是双重幻术,难怪没听说过罗生门下的恶鬼。

津岛……津岛修治……太宰治……芥川……

我反复念着这几个名字,这才想起芥川龙之介是何时的人物。

—————————

身为皇子却举止轻挑放荡的修治一直被天皇厌恶,十四岁便赐姓津岛,送至太宰府任职。后天皇驾鹤西去,遗诏命御医森继位,他才得以回朝。十八岁又主动伸请外调。中原幕府起兵反对森家掌权时,津岛也命爱徒芥川率小队暗中赶到京都支援,却刚好中了森的圈套,全员被捕,后于罗生门下斩首示众。

芥川死后不久,幕府也被镇压了下去。津岛、中原被逼切腹自尽。

——————————————

嘛,不过也有传言说津岛并没有死,而是找了替身代他自尽。我觉得有可能哦,毕竟那可是传说般津岛啊。

……

咦?您觉得我也是传说般的吗……呀哈哈,真是让您见笑了!和津岛比……至少我没有和爱徒相恋再诱使其为自己殉死的爱好。

……

怎么又急着送客!您别生气,我也只是私自猜测一下芥川君的死因罢了。

为一时冲动的感情,白白害死了年轻的弟子,津岛也一定非常悔恨吧——您认为呢?大庭叶藏先生。

"名"与"咒"怎么说也是差不多。遗弃旧名之时,旧日那人也会死去,所以我不会向新生的大庭先生您索要津岛欠芥川君的认可,而您也给不了——就像我之前说的,我只是想对一个能把秘密带进棺材的人说些小秘密而已。现在我的趣闻已经讲完,也是时候告辞了,后会有——不,后会无期。

〖我面前穿着陈旧小仓*4礼服、一头棕色卷发的年轻男人低下头,颤抖着握住身侧的短刀——也是赤铜缘,看图纹大概和芥川那把是一对——过了一会又松开那刀柄,对我说:"安倍大人,外面下雨了,请允许我送您一程。"我应允。

我二人从女佣手中接过两把蛇眼伞*5,一边攀谈一边穿过荒蓼院落,而当我踏出大门,大庭先生的声音戛然止住了。

我回头,只见门外散倒一持伞和服枯骨。那朱漆门的大庭府邸,也只剩几根漆色斑驳的朽木耳。〗

———————————
(*1注:摘自梦枕貘《黑川主》)

(*2注:弘法大师:日本影响最大的佛法僧人。)

(*3注:赤铜缘:黄金装饰并镶上赤铜边的刀鞘。"扔下刀鞘":佐佐木小次郎同宫本武藏决斗前将刀鞘扔入水中,被宫本称为是"认为此刀再无法入鞘",也就是佐佐木必败。)

(*4注:小仓棉布:小仓的棉布质量很好。)

(*5注:蛇眼伞:以蓝或红为底,中间是白圈,撑开时状似蛇眼的油纸伞)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大家!日本百鬼中我最喜欢的妖怪就是镫口,也一直想写一个镫口的故事,但有些地方可能没写明白。

其实太宰并没有要芥川为他殉死的想法,只是首领比他先一步杀掉了芥川而已,安倍其实也知道这一点,只是想激他一下。关于大庭叶藏,只是因为惧怕死亡的执念而一直活着的太宰为逃避过去而编造的假名。但无法死去的大庭也被束缚在了府邸无法去找芥川,而得知芥川已被当做恶鬼消灭后,大庭也失去了活下去的欲望,于是借为安倍送行离开府邸,也就是另一种层面上的自杀,而且终于成功了。

做为一个芥妈,给宰发刀子好开心啊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