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天子

雪向那温厚的白穹归去了。

【太芥】贫民窟的雏妓(一)

【不要问我港黑为毛不能好好给人拍个照,对不起因为我想看(土下坐)】
【人名什么的都是随便从消灭都市的手游里摘下来的,因为不太了解子芥时期的各种设定,抱歉】
【对了说起来在日语里写真就是照片】

我第一次见到这孩子,说来有些难为情……是在一幅色情写真上。

【因为这段描写被和谐过,我就不发了!】

当时我已是港口黑手党的五干部之一,不是什么没见过世面的小孩子了,但这张照片还是让我脸上直发热。更叫人难堪的是,这照片是做为黑手党想拉拢的异能者的肖像送来的!
"抱歉,太宰大人……因为实在找不到这孩子的照片……"传达命令的手下努力解释着,一副要哭的样子。

我只是想说为什么没人想着给这照片打个马赛克!虽然不打也好……

我装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用手势示意他出去。

"连地址都这么不确定,还真是把她全权交给我处理啊……"确认那家伙已经走远之后,我叹了口气,把少得可怜的材料(除了居住的贫民窟的方位和她能做为特征的特殊的白色发尾,几乎没什么算情报了)扔到桌子上,抓狂地揪住自己的头发抱怨着,"完全不想面对女人这么让人伤脑筋的生物啊,但是既然是连首领都重视的异能者……说起来那恋童癖自己怎么不去!"我又叹了一口气,重重地把自己摔向椅背。
不过抱怨归抱怨,工作总归是要做的。我立刻叫手下备车前往贫民窟。
临行前我还贴心地特意吩咐手下买了个猫耳发箍准备用来诱拐小女孩一一没敢露骨地加上猫尾的肛塞一一好吧,我现在满脑子都是香艳事,真是抱歉!(托那照片的福……甚至我当时还想偷偷出去复印一张……)

而到达贫民窟后,我一打开车门,垃圾场一般的扑鼻臭味就立刻涌了过来。我差点直接倒回车里告诉司机返程。
我强忍住恶心,在原地试应了一会这气味才走进去,猫耳发箍倒是忘在车里了。

一路上很多神经兮兮的怪人、妓女和脏兮兮的小孩,而我完全不想招惹到前两种人,所以只向后者询问一个发尾是白色的黑发小女孩的住处。

"你问龙之介大姐?"一个看起来十三四岁、鼻头油乎乎的矮个男孩在我问到他之前就凑了过来,朝我

评论(2)

热度(22)